1. <dl id='w0fm'></dl>

    <fieldset id='w0fm'></fieldset>

    <i id='w0fm'><div id='w0fm'><ins id='w0fm'></ins></div></i>

      1. <span id='w0fm'></span>
        1. <acronym id='w0fm'><em id='w0fm'></em><td id='w0fm'><div id='w0fm'></div></td></acronym><address id='w0fm'><big id='w0fm'><big id='w0fm'></big><legend id='w0fm'></legend></big></address>

          <i id='w0fm'></i>
          <ins id='w0fm'></ins>
        2. <tr id='w0fm'><strong id='w0fm'></strong><small id='w0fm'></small><button id='w0fm'></button><li id='w0fm'><noscript id='w0fm'><big id='w0fm'></big><dt id='w0fm'></dt></noscript></li></tr><ol id='w0fm'><table id='w0fm'><blockquote id='w0fm'><tbody id='w0f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0fm'></u><kbd id='w0fm'><kbd id='w0fm'></kbd></kbd>

          <code id='w0fm'><strong id='w0fm'></strong></code>

          門不要關

          • 时间:
          • 浏览:35
          • 来源:床戏吻戏车震_床戏吻戏视频_床戏吻戏脱戏吻胸大全

          照片

          那天的風很大,呼呼地一直吹個不停,陽臺的窗戶也被撞得噼裡啪啦,儼若寒冬。

          天氣突然變得冷瞭。

          已經下午時分,506宿舍的四個人卻沒有一點兒出去的意思,八隻眼睛直直地盯著各自面前的電腦屏幕,全神貫註,忽略瞭陽臺呼呼的風,忽略瞭被撞得噼裡啪啦的窗,也忽略瞭那隨風潛進屋子裡的厄運。

          終於,陸李坐不住瞭,起身關好瞭窗戶,整個室內瞬間安靜瞭下來。我說,你們到底去不去吃飯啊?

          去啊。嚴小明從電腦前抬起頭,喲,天都黑瞭啊。

          等我。背後的劉陽得意地撿起剛爆出的裝備,立馬站起來沖進廁所,唉,憋得我喲。

          隻有周小波沒有動,戴著耳機,滿臉笑容地盯著電腦。

          陸李湊上去一看,這小子不知從哪兒得來瞭一套極品裝備,正在得意地到處虐人。

          周小波頭也不抬:你們幫我帶一份回來怎麼樣?

          剛說到這裡就聽有人大叫:誰的照片掉廁所瞭?

          從廁所出來的劉陽手裡拿著張相片:這上面的人,我怎麼看著有點兒眼熟?

          照片上隻有一個男生,長得挺帥氣,表情嚴肅。照片是室內拍的,可以看到男生背後有臺亮著的電腦,屏幕上清晰地寫著:我死於非命!

          就在這時——

          我死於非命!一個聲音突然間冒瞭出來。

          陸李聽得清清楚楚,聲音是直接響在他心裡的,他有種直覺,這五個字是照片裡的男生說的。

          照片哪兒來的?陸李問劉陽。

          廁所裡撿的!劉陽聳瞭聳肩,可能是風吹進來的。

          陸李若有所思地看瞭廁所一眼,將照片放在瞭桌上。這裡可是5樓。

          啊,順手把門給我關上。一直沒發言的周小波終於抬起瞭頭,我有點兒冷。

          我怎麼覺得今天怪怪的?嚴小明下意識松瞭松出門前才套上的衣服。

          哪裡怪瞭?

          我一直覺得,我們宿舍死過人!

          啊?嚴小明大叫。

          劉陽一臉的一本正經:平時,一關上門就覺得裡面冷,晚上睡覺的時候總覺得氧氣不足,呼吸困難……你說,這不是和恐怖小說裡死過人的……”

          好啦!陸李打斷瞭兩人的議論,吃完飯我再給你們說一件事。

          食八

          待室友都出去後,周小波急忙把電腦搬到瞭屋子正中央,席地坐下來。由於網線長度有限,這個位置上根本沒有網絡,但他的QQ卻還處於登陸狀態!

          隨著整個QQ界面一閃,屏幕變成黑色後,一個突兀的對話框跳瞭出來——是一個名叫我死於非命的網友。

          我死於非命:交代給你的事情辦好瞭嗎?

          周小波:辦好瞭。你那麼爽快地滿足瞭我的要求,我……”

          他剛說到這裡,一陣風突然吹瞭過來,將桌上的書本稀裡嘩啦地吹落瞭一地。

          謝謝你送的頂級套裝啊,今天在遊戲裡殺得他們別提有多慘烈瞭。周小波繼續興奮地打著字,沒有註意這窗戶早已關閉的屋子裡哪兒來的風,更沒有註意那張隨著掉落的書本一起飄落在他腳下的剛剛在廁所被劉陽撿到的照片!哥們,你還有什麼要我幫你做的嗎?我還想要兩個防禦戒指。

          我死於非命:呵呵……門關好瞭?

          周小波下意識地抬起頭往門的位置一瞟,全身立馬就抽搐瞭一下——原本門的位置也成瞭墻,現在他被置身於一個封閉的空間裡瞭。

          魂不附體的他剛想站起來,突然從腳上傳來一陣慘烈的刺痛——什麼東西咬瞭他一口!

          他的腳上蓋著一張照片,這層薄薄的紙片居然死死地粘在瞭他的腳上。不對!照片上的人正用嘴死死地咬著他,似乎還在一口一口地咀嚼著!

          他想逃,卻找不到一個出口。

          這時,周小波腳上的劇痛突然間如潮水般席卷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