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r1ql6'><div id='r1ql6'><ins id='r1ql6'></ins></div></i>

    1. <tr id='r1ql6'><strong id='r1ql6'></strong><small id='r1ql6'></small><button id='r1ql6'></button><li id='r1ql6'><noscript id='r1ql6'><big id='r1ql6'></big><dt id='r1ql6'></dt></noscript></li></tr><ol id='r1ql6'><table id='r1ql6'><blockquote id='r1ql6'><tbody id='r1ql6'></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r1ql6'></u><kbd id='r1ql6'><kbd id='r1ql6'></kbd></kbd>
    2. <dl id='r1ql6'></dl>
      <acronym id='r1ql6'><em id='r1ql6'></em><td id='r1ql6'><div id='r1ql6'></div></td></acronym><address id='r1ql6'><big id='r1ql6'><big id='r1ql6'></big><legend id='r1ql6'></legend></big></address>

      <code id='r1ql6'><strong id='r1ql6'></strong></code>

    3. <fieldset id='r1ql6'></fieldset>
      <i id='r1ql6'></i>

        <ins id='r1ql6'></ins><span id='r1ql6'></span>

        1. 移動的石棺

          • 时间:
          • 浏览:39
          • 来源:床戏吻戏车震_床戏吻戏视频_床戏吻戏脱戏吻胸大全

          一、失蹤
              半瘋半傻的老屈失蹤瞭,就在他到我店裡吃過幾個粽子之後!
              老屈的妻子很喜歡吃粽子,在妻子失蹤之後,老屈便半瘋瞭,但仍時不時來我店星吃粽子。
              老屈失蹤時,我店裡來過兩個奇怪的外鄉人,他們還和我說要去乘坐開往省城的火車。
              可是我事後才知道,由於山體滑坡堵瞭路,上午開始,往省城方向的車都停運瞭,那兩個人是在撒謊!
              我陪同著老屈的兒子小屈去瞭警察局,從警察局出來後,便送小屈回傢。
              可還沒到傢門口,警察局便打來瞭電話:“江裡發現瞭一具屍體,臉都泡腫瞭,你帶著老屈的兒子來辨認—下是不是他爹。”
              我吃瞭一驚,和小屈急匆匆地趕到江邊。看到屍體那張腫脹得有些猙獰的臉後,我不由得嚷瞭起來:“這人我認得,就是前天晚上在我店裡吃飯的外鄉人!”
              可雖然認出來瞭,我卻並不知道他的具體身份。
              “他這臉是怎麼回事?”臨走前,我忍不住看瞭眼那張被江水泡成瞭死灰色的面孔。
              “天曉得。”民警催促我離開,“你帶著孩子走吧,有需要我再聯系你。”
              渾濁的江水在月光下氣勢洶湧,月光皎潔而清冷,小屈坐在一邊,雙手抱在胸前,嘴唇抿得很緊,像是被屍體嚇到瞭。
              我把小屈送到門口,想要離開時,被他抓住瞭胳膊,他的手很冷,而且還在顫抖。
              “我怕得很,叔,你陪我一晚行不?”他低聲懇求道。
              “不用怕,進屋吧。”
              老屈的傢是座破舊的磚瓦房,兩進兩出的格局。老屈沒讀過什麼書,憑著木匠手藝行走四方,後來帶著新婚妻子回到傢鄉。
              日子開始還算滋潤,但後來生意不好,越過越清苦,他的妻子就是在那時失蹤的。
              我跟著小屈來到臥室,稍微清洗瞭—下便躺到瞭床上。
              黑暗中,小屈突然說:“屈原不是自殺,是被人害死的。”
              “什麼?”我沒反應過來。
              “粽子是用葦秸纏著葦葉包成的,這難道不是暗示屈原是被人捆綁起來,扔進瞭淚羅江裡嗎?”
              “哦,這個我知道,民間傳說嘛,”我笑瞭笑,“沒什麼根據。”
              小屈不吭聲瞭,不久便發出瞭輕微的鼾聲。我被這鼾聲感染,雙眼也逐漸變得蒙曨,就在我快要睡著的時候,屋子裡忽然出現瞭一個奇怪的聲音!
              二、夜半夢話
              竟是小屈在說夢話!
              “小屈!”我推醒他,“你剛剛在說夢話。”
              “夢話?哦,知道瞭。”他點點頭:‘日遂古之初,誰傳道之。上下未形,何由考之……’我說的是不是這個?最近考古文,我整天都在背,連做夢也是。“小屈輕聲解釋。
              ”這是什麼文章?“
              ”屈原寫的,叫《天問》。我不會再說夢話瞭,睡吧。“他似乎不願多談,關燈不語,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睡瞭。
              反正被他這麼一折騰,我是睡不著瞭。不知為什麼,我想到瞭老屈的妻子。老屈很寵她,幾乎是有求必應,他說他的妻子很喜歡我包的糯米白棕,總是邊吃邊贊不絕口。
              有天傍晚,我去老屈傢,給他送煮好的粽子,這次是他妻子接待的我,她的態度很是冷淡,我以為她心情不好,沒有太在意。
              等我出門時,恰好趕上老屈回來,走瞭沒多遠,我便聽到兩個人在屋裡吵架。
              ”粽子,粽子,你就知道粽子!你這麼折騰跟把錢往江裡扔有什麼兩樣?“她厲聲訓斥,”這日子沒法過瞭!“
              當天晚上,她就失蹤瞭。現在細細回想,我忽然覺得有點奇怪:她不是喜歡吃粽子嗎?
              ”小屈。“我輕聲喊道,”你媽媽喜不喜歡吃粽子?“
              ”不,她最討厭的就是粽子。“小屈果然也沒睡,”我爸當年從你店裡買回來粽子,我媽不吃,我也沒吃到,全都被我爸扔進瞭江裡。“
              ”扔進瞭江裡?“我詫聲道,”他為什麼這麼幹?“ 小屈不吭聲瞭,也許是不知道,也許是不想說。轟!突然,隔壁的房間像是有什麼東西倒瞭‘發出一聲悶響。
              我猛地從床上坐起身:”怎麼回事?“話音未落,隔壁又傳來瞭動靜,好像有東西掉進瞭水裡,而且還在掙紮。
              ”走!“我咬咬牙,下瞭床,”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