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tr id='0hp5g'><strong id='0hp5g'></strong><small id='0hp5g'></small><button id='0hp5g'></button><li id='0hp5g'><noscript id='0hp5g'><big id='0hp5g'></big><dt id='0hp5g'></dt></noscript></li></tr><ol id='0hp5g'><table id='0hp5g'><blockquote id='0hp5g'><tbody id='0hp5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hp5g'></u><kbd id='0hp5g'><kbd id='0hp5g'></kbd></kbd>
    2. <fieldset id='0hp5g'></fieldset>

      <span id='0hp5g'></span>
      1. <dl id='0hp5g'></dl>
        <acronym id='0hp5g'><em id='0hp5g'></em><td id='0hp5g'><div id='0hp5g'></div></td></acronym><address id='0hp5g'><big id='0hp5g'><big id='0hp5g'></big><legend id='0hp5g'></legend></big></address>

        <ins id='0hp5g'></ins>

        <i id='0hp5g'><div id='0hp5g'><ins id='0hp5g'></ins></div></i>

            <code id='0hp5g'><strong id='0hp5g'></strong></code>
            <i id='0hp5g'></i>

            滴血玫瑰

            • 时间:
            • 浏览:23
            • 来源:床戏吻戏车震_床戏吻戏视频_床戏吻戏脱戏吻胸大全

              “冰兒,這個玉墜特別配你,祝你生日快樂!”

              “哇!好漂亮,謝謝你親愛的,愛死你瞭!”藍冰兒接過駱小秋手裡玉墜,用力在她臉上親瞭一口!

              藍冰兒燦若玫瑰,美麗開朗,駱小秋淡雅如菊,飄逸若仙,二人是大學裡一道美麗的風景,她們結識許久,是難得的好閨蜜!

              手裡的玉墜,上端通翠碧綠,下端紅似沁血,晶瑩剔透,是塊難得的好玉!

              “送我這麼貴重的禮物,理應大餐回饋,請吧駱大小姐~!”

              “你呀~又沒正經!”~

              走廊裡傳來藍冰兒爽朗的笑聲~

              結識駱小秋之後,她時常會做同樣一個夢!

              一片迷離的紅色,一個富貴的民國大院,銅鑼嗩吶奏著喜樂、還有陣陣歡笑聲和嬉鬧聲!

              “新娘子來瞭!”

              她被人扶下花轎,刺眼的紅色,是自己的紅蓋頭,她想掙脫,身體卻不聽使喚,她想大喊,嗓子卻像被塞瞭棉絮,隻得像木偶一樣任人擺佈!

              蓋頭掀起一角,她會瞥見門口的大石獅子,莊嚴肅穆的讓人心生敬畏!

              邁過高高的門檻,她被眾人簇擁著走進去,滿院燈火輝煌堪比星輝,紅燭映的滿室溢彩,直透出格菱大窗,她就坐在掛滿紗帳的床邊!

              夢,每每到這,就結束瞭,而今天她卻沒有醒來,因為她看到瞭這個夢的結局!

              門外,自是觥籌交錯,美酒佳肴,一切在一個淒厲的嘶吼聲中結束!

              “不好瞭,大少爺失足落井瞭~”

              門外一陣慌亂,哭喊聲、哀嚎聲不斷入耳,她頓時心生忐忑!

              不多時,房門被踹開,一群人擁著一個面容猙獰身著華服的中年女人,藍冰兒看到瞭她眼裡的怒氣與殺意,那種恨似要將她碎屍萬段!

              “這個掃把星,剛進門就克死丈夫,讓她去陪葬!”中年女人自牙縫裡擠出這幾個字,冷的能讓盛夏的雨結成冰!

              隨即上前一把揪住她的頭發,摔在地上,鳳冠上的珠翠散落一地,藍冰兒一陣劇痛,眾人七手八腳像拖一條狗一般,將她拖走,一路被唾罵,被一群老女人撕扯,被她們揪破瞭新衣,扯掉瞭頭發,抓傷瞭臉,藍冰兒憤怒的瞪著他們,卻無力反抗~

              她被強制塞進一具棺材中,厚重的棺材蓋,轟的一聲落下,一陣憋悶感隨之襲來,她怒氣沖天,仿佛要炸開胸膛~

              “不要!”她一個機靈醒過來,周圍滿是怪異的目光,還有目瞪口呆,正抬著手講課的教授,原來自己還在課堂!

              藍冰兒的臉徒地熱起來,尷尬的低下頭去,真該死,怎麼這時候睡著瞭!

              “冰兒,你怎麼瞭?最近總是倦倦的沒精神!”下課時,一個女同學關心問道!

              “我沒事,多謝你的關心!”藍冰兒蒼白的臉上現出一抹笑意!

              胸口的玉,在白熾燈下,閃著冰冷的光!

              學校不遠的夜市,是藍冰兒和駱小秋最喜歡來的地方,她們喜歡在那的大排檔裡喝酒聊天,喜歡看來來往往逛夜市的人群,置身在這嘈雜的鬧市裡,會驅走藍冰兒對那個夢的恐懼!

              “冰兒,你覺得這世上有鬼麼?”駱小秋幽幽的問道!

              灰暗的燈光下,藍冰兒看不清她的臉,隻有一對幽深的眸子,在夜色下閃呀閃,似一汪深潭,裡面是深不見底的漩渦,直將她吸進去!

              突然漩渦裡,湧出密密麻麻無數的蛆蟲,鋪天蓋地落在她身上~

              “冰兒!冰兒,你怎麼瞭?”

              “啊~”藍冰兒瘋瞭似得搖著頭,手不停的在身上劃拉著什麼,手舞足蹈!

              駱小秋一臉擔憂,周圍投來各種怪異的目光,藍冰兒抓住她的手,發絲凌亂,隨即滿眼驚恐的四下望去,此時,偌大的夜市蒙上一片青綠色,白霧彌漫,看不見遠處的樓宇和汽車!

              這哪裡還是夜市,這分明是鬼市,藍冰兒的臉瞬間退去血色,不敢置信的張大嘴巴,每張桌的周圍都坐著各種奇形怪狀的‘人’,或缺半個頭的,七孔流血的,缺胳膊少腿的,桌上的各種美食,是各種鮮血淋漓的生肉和不知名的器官,他們在津津有味的大嚼著,鮮血順著嘴角流下來,蛆蟲在他們嘴邊爬呀爬~

              藍冰兒的胃一陣翻騰~

              來來往往的人群,皆是行屍走肉,每個人的臉都似刮瞭大白一般,毫無血色,像是被牽著線的木偶,機械的行走,臉上都帶著古怪的笑容~

              藍冰兒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全身輕輕的顫抖,似被一陣惡寒包裹著,滿是粘汗的手拉起駱小秋!

              “二位美女,還有沒有什麼想要的!”一個男店員不知什麼時候,悄無聲息的站在二人身後!

              “啊!”藍冰兒忍不住一聲驚叫,雙手捂住眼睛,渾身忍不住劇烈的顫抖,這個店員的半張臉都爛掉瞭,黑色稀泥般滿是爛肉的眼眶裡,爬滿瞭蛆蟲,一顆一顆不斷都掉進盤子裡的!

              “冰兒,冰兒你這是怎麼瞭?”駱小秋搖瞭搖她的肩膀,她顯然被藍冰兒的舉動嚇的不知所措!

              “小秋,快走,我怕~!”藍冰兒緊閉著眼睛拉起駱小秋急著離去!

              “二位姑娘!”一個慈祥的聲音,突然在耳畔響起!

              那種緊迫感突然消失瞭,藍冰兒慢慢睜開眼,周圍還是熙熙攘攘的夜市和人群,一切如常,難道剛才都是自己的幻覺!

              二人打量身前這位滿頭銀發的老太太,半弓著腰,猜不出年紀,最少也有七八十歲的樣子,滿臉慈祥,隻是一雙眼睛尤其的亮,深邃透著神秘!

              “老婆婆,你在叫我們麼?”駱小秋試探的問道!

              老太太點點頭,用一種無法言喻的眼神看著藍冰兒,隨即眼睛落到她胸前的那塊玉上,不禁身體一怔“好重的怨氣,好重的怨氣,最近你要多加小心!”

              “老婆婆,您在說什麼呀,這都什麼年代瞭,您還這麼迷信,冰兒她是最近學習壓力太大,才精神恍惚的!”駱小秋微笑道,那笑容宛如春天嬌嫩的桃花瓣,極美麗動人!

              老太太註視著她純凈無辜的眸子,極具深意的一笑,轉身離去!

              “那個老婆婆剛剛說什麼?”藍冰兒的心猛地一顫!

              “沒事的,冰兒,一個精神不太好的老太太胡說八道而已,不過你最近真的有些不對勁,是學習壓力太大瞭麼!”駱小秋一臉擔憂!

              “可能吧~!”藍冰兒若有所思的望著老婆婆離去的背影!

              她神色疲憊的與駱小秋回到宿舍,“冰兒,早點休息!”駱小秋輕輕攬瞭攬她的肩膀!

              藍冰兒給瞭她一記放心的笑容,駱小秋走進洗手間,不一會兒便傳來刷刷的流水聲!

              望著鏡中的自己,藍冰兒嚇瞭一跳,往日活力四射的她,此時卻雙目無神,臉色灰白,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隻是胸前玉上的血色,好像比往日更加鮮亮瞭,“哎!”她輕嘆一聲,準備拿起梳子!

              這時,她好像發現有什麼不對勁,是鏡子~天吶,鏡子裡的自己怎麼沒有動!

              一陣寒意順著她的脊背,蛇一般竄上來,心臟像被人用冰錐猛的插瞭一下,又痛又涼,她慢慢向後退去,眼睛卻一刻也沒離開鏡子!

              鏡中的人,一張慘白的臉,正死死的盯著她,陰測測的笑,“嗬~嗬嗬!”恐懼滲入藍冰兒的骨髓!

              鏡中的臉一點一點裂開,裂口裡不斷的湧出鮮紅的血,臉上的肉也在一點一點脫落,兩個眼珠突然滾落下來,最後隻剩下血肉模糊的臉,和三個黑洞,無數的蛆蟲從黑洞中瘋湧而出!

              “啊!”嘶聲力竭的慘叫,響徹深沉的午夜!

              藍冰兒住院瞭,突發的精神失常,她的病房不時傳來陣陣慘叫,讓人心生恐懼!

              此刻,她正蹲在角落裡瑟瑟發抖!

              駱小秋看著她此刻的摸樣,嘴角揚起一抹勝利的笑容,蹲下身撫摸著她的脊背“當日你把我釘在棺材裡,讓我受盡折磨,含著巨大的冤屈死去,你今日所受的一切,不過是我的冰山一角罷瞭!”

              這時,正在發抖的藍冰兒突然不動瞭,轉過頭,蓬亂的發絲間,一雙眼睛死死的盯著她!

              駱小秋的心猛抽瞭一下,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你,沒瘋!”

              “哼,果然是你!”藍冰兒驀地站起身,原本渙散的眼神此時凌厲無比,像一把鋒利的刀!

              她的眼神,顯然嚇瞭駱小秋一跳,不由的向後退瞭兩步“怎麼會,你怎麼會沒事!”

              “哈哈哈~”藍冰兒一陣狂笑,隨即冷下臉“就憑你!”說完她拿出瞭胸前的象牙刺“我這個象牙刺是泰國高僧開過光的,百魔不侵,就憑你那塊不過百年的血玉?”

              駱小秋看著她臉上的不屑,不由惱兇成怒,仰頭怒吼,齊腰長發無風揚起,嘴唇蒙上一層黑色,眼裡是令人恐懼的瘋狂“你還是那樣猖狂,你兒子的死本與我無關,你非要我陪葬,讓我受盡非人折磨,還好我死前吞瞭那塊玉,讓我的魂魄隨著血玉來到人間,終於讓我找到轉世的你!”

              “你的那些把戲真的嚇到我瞭,不過想置我於死地,你的道行還不夠!”藍冰兒盯著她的臉,毫無懼意!

              昔日美若桃花的駱小秋,此時卻一臉爛肉,上面爬滿蛆蟲,手上佈滿潰爛的屍斑,嘴裡不時傳來一陣“嘶嘶”聲“我要殺瞭你,下輩子還去找你,讓你生生世世不得安寧!”說完向藍冰兒撲來!

              藍冰兒手裡的象牙刺徑直向她刺去,駱小秋一閃身便不見瞭~

              藍冰兒冷靜的坐在病床上,從小到大,她一向張揚跋扈,任性妄為,說一不二,想得到的東西,會不擇一切手段,她從沒有朋友!

              從駱小秋主動接觸自己,她便開始懷疑,直到收到那塊血玉,那可是個無價之寶,豈能輕易送人,直到她找到那個夜市的老婆婆,才瞭解一切,還有那個夢,隻不過想讓她經歷一次她受過的苦!

              腳裸一痛,一隻佈滿屍斑的手,突然出現在腳下,藍冰兒眼中寒光一閃,一把抓住那隻手,將她從床下拽出,用象牙刺狠狠的刺向駱小秋的後背!

              “啊!”一聲慘叫,刺中部位一陣黑色的青煙!

              “你前世對付不瞭我,這輩子你也不是我的對手~”藍冰兒輕蔑一笑,面目猙獰!

              看著地上一動不動正在化作黑水的駱小秋,她緩緩站起身,坐到鏡前,一下一下梳著自己的長發,而鏡中的她卻一動不動盯著她陰測測的笑~

              突然,一臉爛肉的駱小秋,出現在她身後,藍冰兒一驚,卻沒有時間去拿象牙刺,就這樣毫無防備的被她推進狹窄的櫃子裡!

              “我受過的苦,一定讓你也受過一次!”

              櫃子裡濺出漫天血霧~

              一切都結束瞭,隻剩下一枚晶瑩剔透的血玉,孤零零的躺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