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zd6dl'><em id='zd6dl'></em><td id='zd6dl'><div id='zd6dl'></div></td></acronym><address id='zd6dl'><big id='zd6dl'><big id='zd6dl'></big><legend id='zd6dl'></legend></big></address>

<code id='zd6dl'><strong id='zd6dl'></strong></code>
<i id='zd6dl'><div id='zd6dl'><ins id='zd6dl'></ins></div></i>

    1. <dl id='zd6dl'></dl>

      <span id='zd6dl'></span>

        <fieldset id='zd6dl'></fieldset>

        1. <tr id='zd6dl'><strong id='zd6dl'></strong><small id='zd6dl'></small><button id='zd6dl'></button><li id='zd6dl'><noscript id='zd6dl'><big id='zd6dl'></big><dt id='zd6dl'></dt></noscript></li></tr><ol id='zd6dl'><table id='zd6dl'><blockquote id='zd6dl'><tbody id='zd6d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zd6dl'></u><kbd id='zd6dl'><kbd id='zd6dl'></kbd></kbd>
            <i id='zd6dl'></i>
            <ins id='zd6dl'></ins>

            短篇故事二則

            • 时间:
            • 浏览:39
            • 来源:床戏吻戏车震_床戏吻戏视频_床戏吻戏脱戏吻胸大全

              肉排

              張林傢附近新開瞭一傢餐廳,他決定去嘗鮮,服務員推薦給他特色肉排。

              肉排的味道聞著非常好。可還沒等吃,他居然從裡面挑出一塊輪胎上掉下來的橡膠碎渣。張林憤怒地叫來經理,告訴他要是不給自己一個解釋,就要投訴他們餐廳。

              經理連連道歉,答應給他再做一份肉排。

              張林不放心:萬一他們是把橡膠拿掉再給自己重新端上來呢?於是他跟著經理悄悄來到後廚。

              他剛走到門口就聽見經理怒罵廚師:“你們怎麼搞的?做菜的時候都不知道仔細一點兒,居然讓客人在肉排裡吃出瞭輪胎上的橡膠!”

              沒想到這個經理還挺負責的,張林暗暗點頭。

              “肉排需要碾軋,咱們用的劣質輪胎一軋就掉渣,碎渣當然會嵌到肉排裡,這能怪我嗎?”廚師生氣地反駁道。可經理根本不信,兩個人激烈地爭吵起來。

              他們兩個爭吵的內容聽得張林稀裡糊塗的,很快便失去瞭繼續偷聽的興趣。這時,張林看到案板上放著一個人頭——那不正是前段時間出車禍死掉的鄰居嗎?

              他嚇得頭皮一陣發麻,手腳都不聽使喚瞭。

              “我示范給你看!”張林聽見廚師這樣說。

              忽然,張林發現自己站在馬路正中央,然後就看到一輛車呼嘯著沖他軋來……

              那廚師掰瞭掰張林那被軋碎的腦殼,理直氣壯地指給經理看:“你看,腦子裡面全是輪胎的碎渣吧!”

              經理無奈地擺擺手:“算瞭,把今天的菜單換成燒烤吧,這樣有碎渣也看不出來瞭。”

              柚子

              作者/豆包包

              很晚瞭,他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打算看看電視。他開瞭瓶啤酒,拿來一盤花生。

              捏開花生殼,“咔吧”-聲脆響,一節爛掉的手指從裡面掉瞭出來。他一驚,再看下手機上的日期,瞬間臉色變得煞白。

              去年今日,他殺瞭人。那人臨死前惡狠狠地詛咒:“我一定會來找你”於是,他將那人剁成小塊,棄屍荒野。既已不成人形,還如何回得來。

              沒想到,它真的回來瞭!

              他坐立難安,瘋狂地翻找那人所有可能的藏身處。

              他剝開橘子,掉出一塊膝蓋骨;剝開芒果,裡面是半個手掌;擰碎黃瓜,露出一根臂骨;扯爛數棵白菜,被斬作塊狀的大腿骨肉滾落出來……不一會兒,屍塊就堆成小山。

              他毛發倒豎。

              “嘻!”

              陰冷的笑聲如刀刃般在耳畔一閃而過,他打瞭個寒戰。對瞭,頭還沒找到!

              環顧四周,最後,他將驚懼的目光投到瞭墻角:那裡放著一個柚子。女友昨天買給他吃的,個兒很大,剛好能包住一顆頭。

              他哆哆嗦嗦地抱起柚子,開始剝皮……

              一塊、兩塊,新鮮的柚子皮迸出飽含油脂的汁液,黏糊糊的,如同混合著腦漿的鮮血……三塊、四塊、五塊,整個屋子中都充滿瞭刺鼻的柚腥味兒。

              他一哆嗦沒拿穩,“嘶啦”,手裡隻剩半張柚皮,裡面的東西“骨碌碌”地滾出好遠,撞到瞭電視櫃上。

              燈光昏暗,看不清那團圓滾滾的東西的真面目。

              他一把抄起匕首舉在身前,不自主地貓起腰,踉蹌著逼近那東西。突然,他腳下一滑,跌倒在那東西前面。

              這下看清楚瞭——隻是個晶瑩剔透的柚瓤。

              他長呼口氣,丟開匕首爬起來,剛好與黑黢黢的電視屏幕上自己的倒影打瞭個照面——倒影中,他脖子上長著的,竟是那人的頭!

              那顆已腐爛不堪的腦袋隔著電視屏上的玻璃,對他猙獰地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