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ek7x3'></i>
      1. <tr id='ek7x3'><strong id='ek7x3'></strong><small id='ek7x3'></small><button id='ek7x3'></button><li id='ek7x3'><noscript id='ek7x3'><big id='ek7x3'></big><dt id='ek7x3'></dt></noscript></li></tr><ol id='ek7x3'><table id='ek7x3'><blockquote id='ek7x3'><tbody id='ek7x3'></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ek7x3'></u><kbd id='ek7x3'><kbd id='ek7x3'></kbd></kbd>
      2. <dl id='ek7x3'></dl>

        <span id='ek7x3'></span>

        <code id='ek7x3'><strong id='ek7x3'></strong></code>
            <acronym id='ek7x3'><em id='ek7x3'></em><td id='ek7x3'><div id='ek7x3'></div></td></acronym><address id='ek7x3'><big id='ek7x3'><big id='ek7x3'></big><legend id='ek7x3'></legend></big></address>

          1. <fieldset id='ek7x3'></fieldset>
            <i id='ek7x3'><div id='ek7x3'><ins id='ek7x3'></ins></div></i><ins id='ek7x3'></ins>

            都市怪談之裸

            • 时间:
            • 浏览:32
            • 来源:床戏吻戏车震_床戏吻戏视频_床戏吻戏脱戏吻胸大全

              從那個城堡出來,雨又稍微大瞭起來。時值初冬,雨透著寒意,使人說話也止不住渾身哆嗦。香港冬季來自外地的遊客照例很少,這兩天就專門陪同這一位來自東南亞的張小姐。公司說哪怕團裡隻有一位遊客,導遊計劃也不能取消,能收多少就多少吧。這個傍晚我就駕車,陪我的服務對象遊這新辟的城堡。

              “先避避雨吧,張小姐?”

              “我還想仔細參觀一下。”

              “好吧。”我說,並打起瞭傘,叫她走到傘下。

              城堡在林子深處。林子既暗又靜,前方彌漫著團團煙霧,城堡發出一種淡藍色的光,在雨霧中顯得一片朦朧,如夢境般不真實。這樣的地方,在這樣的時分,不會有多少人有興致來,因此在林子通向城堡的小徑上就不見半個人影。張小姐見周遭氣氛有些恐怖,就不斷地往我身邊緊靠。

              城堡從前是一個富人區。其衰落的原因耐人尋味。據說有一年瘟疫猖獗,所有老小均在一夜間死去;又有人說因為傳說這一區將“陸沉”,住的人匆忙遷移瞭……理由各種各樣,不一而足。被發現時,它已空置很久。城堡內的別墅、樓房都完好無缺,古董珠寶都在。有關當局有感於其“觀賞價值”,稍加修葺,便開放供遊客參觀瞭。雖不收門票,但裡面據說有些不息的冤魂,其間會出來惡作劇一番,因此當人們想去參觀時,其中的膽小者就躊躇不前。

              我陪張小姐走進一間氣派豪華的別墅。裡面除瞭那飄散不去的陰森寂靜之氣外,沒任何異樣。名貴傢具、舶來地氈、壁爐、墻上名畫、明朝花瓶……甚至高掛在墻上的男女主人像,都如生時模樣。隻是各物都蒙封瞭很厚的塵。

              “這是誰呢?”

              當張小姐抬起頭,看到墻上的男主人像露出那冷漠的眼神凝望著她時,不禁問瞭。

              我搖搖頭,嘆瞭一聲:“倒是富可敵國,但名字沒留下,一樣東西也沒帶走。”

              我陪著張小姐,就這樣到城堡裡參觀那一間間的別墅。我們想象著主人生前是幹什麼的,但這似乎是太困難瞭。有錢人傢所擁有的大抵相似,那些古董和其他物品,都在說明一個比一個身價高而已,而沒能證明他們生前向社會做瞭什麼和貢獻瞭什麼。

              “這真是一個奇怪的謎!”張小姐搖搖頭,“連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個城堡嗎?”

              “真記不起來瞭。從前有誰跟我說過這富人區的故事,我已記不得瞭。我很久沒踏足這兒瞭,今天是為瞭陪你,要不然,也許不會來。”

              我對她表示歉意。說著,我們又走進一傢小別墅。那似曾相識的建築模樣和屋內擺設,使我的心觸動瞭一下。而當我們步入客廳,看到墻上的照片時,我差點失聲驚叫出來。在一時的慌張中,我開瞭一個櫃子,將裡面的一副黑眼鏡取出,戴上。張小姐見我動作古怪,驚愕瞭一下。

              “你幹什麼?”

              “沒什麼。”

              她就在那男主人像前駐步,看瞭很久。看瞭看我,又看瞭看那墻上的相片,臉色有些變。

              “走吧!”她不想再參觀瞭。我陪她走出城堡,又沿剛才的林中小路走出去。大約已是九點鐘光景。雨停瞭,但那煙霧,似比剛才更濃瞭。當我們回頭時,隻看到黑黑的夜天,剛才的城堡隻泛成一片白光,上面浮著一些粉紅粉藍的詭異神秘的雲彩,不禁心中駭然。

              我們坐上汽車。張小姐坐在後面,左右都堆滿瞭她上午到大小商店購買的東西:從鉆石到法國、日本時裝,從工藝品到新婚將用的最新式的保險套,還有手提包、化妝品……

              “今天花瞭好幾萬塊,收獲不小吧?”

              為瞭減輕她的恐懼感,我轉移瞭話題。可是從汽車後視鏡中,我看到她臉色蒼白,情緒陷入微微不安中。她說話瞭,又說到城堡。

              “你可有親戚以前住在城堡?”

              我吃瞭一驚,加以否認。

              “最後的那一傢,墻上的照片,那人長得真像你!”她的眼光好銳利。

              “也沒用吧?那些不動產少說也值幾千萬,要我,跟他們一樣,什麼都帶不走。世上的人,包括你我,都是裸身而來,空手而去的。今天我總算有這一點意外的收獲瞭。”

              “你開到什麼地方去?”

              張小姐發現時已太遲,我已將車加足馬力,直駛到青衣島墳場附近瞭。我把車開到一個墳墓前停下,以極快的速度把全身衣物,包括她付給我當酬勞的鈔票、手表等等全卸下。赤裸裸的我令她害怕。“張小姐,我的傢到瞭。幸虧你會開車,自己開車回酒店吧。謝謝你今天陪我到此,我有一種大徹大悟的感覺,不想再留戀這份世上的差事瞭。那墻上的照片正是我……”